2019年07月19日 星期五

网站首页 好人 详情

这位涟水籍博士率先在国内治疗骨肉瘤

2019-06-17 09:55:42

记者 朱惠莉

 

沈赞,涟水县唐集镇人,1993年毕业于同济医科大学,获学士学位;2002年毕业于复旦大学,获硕士学位;2008年毕业于香港大学,获博士学位。擅长晚期乳腺癌、骨转移癌、骨软组织肿瘤的综合治疗以及肿瘤细胞免疫治疗。近20年来一直从事恶性肿瘤耐药及复发转移机制研究。科室实体肿瘤出院病人数7900余人/年,门诊量达51000余人次/年。在国内外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SCI收录论文42篇,总影响因子103.5分,以第一作者或通讯作者在CanBcMerJ,hClin-icalCa,ncerResearch CancerLe,tter等杂志发表多篇论文。作为项目负责人,主持“国家重点研发专项课题”一项,“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”三项、“上海市浦江人才计划”以及“上海市科委专项基金”各一项。

 

孜孜求索

———打破复发转移骨肉瘤和软组织肉瘤缺少有效救治手段的历史

 

提到沈赞,就不得不提他对于治疗骨肉瘤和软组织肉瘤的追求与付出。骨肉瘤和软组织肉瘤中,相当多的都是高度恶性的骨肿瘤,疾病恶性程度高,起病隐匿,病程短,进展快,上世纪70年代以前,对于治疗骨肉瘤大多只能采取截肢的办法,但患者截肢后病情依旧进展迅速,单一药物治疗的有效率仅15%左右。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这类疾病让医生们束手无策。

在国内经验尚不足的情况下,沈赞带领团队迎难而上,不断探索治疗这种恶疾的方法。数年前,一名18岁的男孩不幸患上骨肉瘤并伴随肺转移,全国求医而不得治。家属抱着一丝希望找到沈赞,沈赞为患者制定了一个系统治疗方案,首先运用新辅助和辅助化疗,几个疗程后,患者的肺部结节消失,在此情况下,依托上海市六院强大的骨科力量,又为患者进行了保全功能性的手术,肢体上没有留下残疾,术后一个月患者就能下地行走了。情况稳定后,又进行8个月的化疗加强,效果出奇的好。更加让人欣慰的是,这个乐观积极的男孩第二年参加高考,并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上海某知名高校。

然而,命运多舛……患者在第一学期时肺部又出现了结节,沈赞在全面评估病情后,联合胸外科为患者做了微创切除了肺部结节,至此情况稳定。沈赞高兴地说:“前段时间,这个孩子大学毕业,考上了公务员,特意来告诉我,我也很替他开心。”

目前,经沈赞治疗的复杂难治性骨肉瘤和软组织肉瘤患者,有效率达到40%以上,患者生存时间延长6个月到1年,5年无进展的生存时间从原来的不足20%增加至现在的40%以上,效果喜人。

不仅如此,很多乳腺癌、前列腺癌、肺癌的复发骨转移患者,在沈赞的医治下,病情都能得到缓解。

 

人文关怀

———尽量减轻患者心理上的痛苦

 

沈赞坦言,在自己的直系亲属中,前后有多位亲人罹患癌症。经历过多次亲人被病痛折磨并去世的情况,因此,沈赞常能感同身受患者及其家属的痛楚。沈赞强调想成为一名合格的医生,不仅要具备为患者治疗疾病的医术,更要具备人文修养,去包容、理解和安抚患者,去减轻患者因为恶疾所带来的心理上的痛苦。

曾在香港大学肿瘤学专业就读博士学位,并在国际著名的M.D.Anderson癌症中心进修‘癌症及其转移的最新治疗进展’的沈赞表示,他对于自己的工作理解为“career(职业生涯)”,这是需要一生为之努力奋斗的事业。

“我在给学生们授课的第一天,就会给他们打‘预防针’,你要么是天赋异禀的医学奇才,很有兴趣去解决医疗难题;你要么是对医学有着执著信念的人,希望为病患解除生理和心理上的疾苦。否则,还是另择他业,医生这个职业,并不是一般‘凡人’所能胜任的。”沈赞强调,某些时候,医生确实需要像个“圣人”一样存在。

 

医者仁心

———对任何患者打开救死扶伤之门

 

曾经有位39岁的女性肺癌骨转移患者,虽然及时进行了手术,但不到一年,病情就加重了,尝试了很多靶向药物治疗都无效,病情却依然进展迅速。无奈,患者前后动过4次手术来切除肿瘤,但每次手术后,复发的间隔时间就大大缩短,原来不到8公分的肿瘤,在两个月的时间里,疯长到了10×7公分。患者辗转了北京、上海多家医院的内科、外科、放疗科,在均无果的情况下,最后找到沈赞处求诊。

虽然是一件比较复杂的病例,但沈赞依然接诊了这位患者。沈赞为患者选用了合适的药物,在服用同一种药物6个月后,患者的肿瘤居然退缩至几乎看不见了,疗效持续了10个月。接着,肿瘤细胞对药物出现了耐药,沈赞为其换了另一种化疗方案,疗效又持续5个月,在此基础上,又为患者做了局部动脉灌注治疗和靶向治疗,情况又稳定了一年多。

更为棘手的是,患者整个家庭的情绪很极端,经常做些很过激的举动。初期病情严重时,患者消极厌世,对治疗不抱有希望,沈赞积极开导、劝导,讲述自己身边那些至亲患病的故事,用自己的真心唤起患者对生的希望,鼓励患者面对疾病;在后期病情出现反复时,患者和家属又不愿面对现实,沈赞再次不遗余力地为患者排解负能量,及时和患者家属沟通。沈赞说:“虽然这位患者的病情很复杂,患者又不是很配合,但只要是我收下来的病人,不管什么情况,我会全力医治,我一定不会半路撒手不管。”

6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