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09月19日 星期四

网站首页 好人 详情

邱兰平:一个承诺 坚守一生

2019-05-14 09:13:47

记者 胡宗元

 

在南集镇南营村的一个破旧的农家小院里,16岁的辜鹏辉坐在小板凳上靠着门沿懒洋洋地晒太阳。一只白色的蝴蝶从他面前翩然飞过,半眯着眼睛的辜鹏辉顿时来了精神,一边鼓掌一边“噢啊”地叫喊着,随着蝴蝶飞出院门离开了他目所能及的范围,辜鹏辉开始烦躁起来,双手握拳重重地擂着斑驳的红砖墙,口中急促地哀嚎,声音却如同犬吠。

正在厨房收拾碗筷的邱兰平听到叫声后赶忙跑到辜鹏辉身边,用布满老茧和皱纹的手抚摸着他的脑袋,试图让他冷静下来。辜鹏辉却不依不饶地一边嚎叫一边指着门外,邱兰平只能费力地把他从小凳上拉起来,爱怜地拍掉他衣服上的灰尘,然后领着比她高上半个头的辜鹏辉慢慢走到小院门口,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金黄的油菜花海,春风拂过,花香扑鼻,辜鹏辉又高兴地鼓掌叫喊起来,一滴涎液顺着嘴角拉着长丝滑落到衣襟……

今年63岁的邱兰平是辜鹏辉的婶母,先天智障的辜鹏辉刚出生就由她来照顾,十多年下来,辜鹏辉的病情不但没有好转,而且随着年龄增长,不仅个头越来越高,力气也变得大于常人,偶尔会做出极具攻击性的举动,邱兰平在照顾他时常常感到有心无力。

“每天晚上九点多钟把侄儿哄睡后,我才能抽出时间把家里好好收拾一下,然后再腰酸背痛地爬上床,睡到凌晨三、四点他又醒了吵着要起床,被他折磨的整个人都要垮掉了,好多次都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了。”邱兰平说,“每到这时候,我都会想起他妈妈临终时的乞求,于是在心里给自己鼓劲,无论如何都要把这孩子养大。”

邱兰平告诉记者,当年她嫁到辜家时,辜鹏辉的爸爸辜艮山只有8岁,也是天生智力障碍,整天只知道玩耍和哭闹,每天身上都脏兮兮的,但她一点都没有嫌弃,把这个小叔子当作自己的亲弟弟一样照顾。后来,全家帮辜艮山娶了媳妇,邱兰平以为这个家往后的日子会好过一点,没想到辜鹏辉的妈妈在生他时难产,剖腹后住进了ICU,抢救一个星期后还是离开人世。

回想起当年的情景,邱兰平十分伤心地说:“当时孩子生下来全身发黑,呼吸困难,医生就说这孩子不健康,就算养大了也会有严重的后遗症,但是她妈妈坚持要把孩子保下来。他妈妈自己抢救了近一个星期,连说话都没力气了,临终前死死拽着我的手,要我帮她把孩子养大,我刚点头答应,她就走了。”

后来,为了维持生计,邱兰平的老公辜艮祥和小叔辜艮山先后都出去打工了,照顾辜鹏辉的担子全都落在了邱兰平的肩上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辜鹏辉也从襁褓中的婴儿慢慢长大,但他的行为举止异于同龄的孩子,不仅学不会说话,连穿衣服、拿筷子吃饭、扫地等许多简单的事情也教不会,邱兰平也终于明白当初医生的话,这个孩子先天性智力障碍,生活不能自理,需要人照顾一辈子。但邱兰平毫不气馁,依然无微不至地照顾着辜鹏辉。

为了逗辜鹏辉开心,邱兰平每天都抽空陪他玩耍,给他讲故事,教他干简单的家务活,虽然病情没有任何好转,但是在她的悉心照料下,辜鹏辉长成了一个高大的小伙子。

许多人看邱兰平家里生活困难,而且年纪太大了,照顾辜鹏辉很吃力,就叫她不要再管他了,但邱兰平都摇着头说:“既然当年我答应过他妈妈了,那就要履行承诺,尽心尽力把辜鹏辉拉扯大。就这样过一天是一天吧,只要我身体好好的,就会一直照顾他。”

1005